林黛玉为何认干妈?实在是逼不得已

在《红楼梦》中,认干妈的事例不少,情由却千差万别。

薛宝琴认王夫人为干妈,是被贾母立逼着,当事人感情平淡,反倒是贾母心得意满;贾宝玉认马道婆为寄名的干娘,这种寄名只是形式,是为祈祷富家子弟长命百岁;林之孝家的认比自己小好多岁的王熙凤为干娘,是争名逐利,攀权附势;薛宝钗的丫鬟黄金莺认茗烟的妈妈为干娘,是薛宝钗想要笼络人心,谋篇布局;而孤苦伶仃的林黛玉认了薛姨妈,也是她深思熟虑的决定,暗藏着两个情非得已的理由。

01

宫中老太妃薨逝,贾母、王夫人等日日入朝随祭守制。

贾母放心不下林黛玉,于是千叮咛万嘱咐令薛姨妈照看。薛姨妈素习也最怜爱他的,今既巧遇这事,便挪至潇湘馆来和黛玉同房,一应药饵饮食十分经心。那黛玉感戴不尽,以后便亦如宝钗之呼,连宝钗前亦直以姐姐呼之,宝琴前直以妹妹呼之,俨似同胞共出,较诸人更似亲切。贾母见此也十分喜悦放心。

可以说,林黛玉这波认干娘的操作行云流水,不露痕迹,不显刻意,仿佛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。孤高自许的林黛玉一反矜持,如此热情实数罕见。她的积极和热情都没有给薛家拒绝的机会,管薛姨妈直接叫妈,与宝钗宝琴更是姐妹相称,林黛玉如此上赶着与薛家亲近,到底为何?

一是弥补亲情缺憾;

二是规避一份意想不到的“风险”。

02

莺儿来到潇湘馆,向林黛玉讨要蔷薇硝。林黛玉见到薛家的丫鬟都喜不自胜,她和莺儿说:

我好了,今日要出去逛逛。你回去说与姐姐,不用过来问候妈了,也不敢劳他来瞧我,梳了头同妈都往你那里去,连饭也端了那里去吃,大家热闹些。

这番话说的毫不见外,显然,林黛玉是真心享受这种亲情氛围。林黛玉在贾府寄居多年,这次认亲让我们见识到她高冷外貌下的另一面。可以说,认以慈爱著称的薛姨妈为干妈,弥补了她长久以来的情感缺憾。

贾敏离世时,林黛玉仅五岁,第二年,她便远离生父,孤身一人背井离乡来到贾府,处处小心,步步谨慎,唯恐说错话,走错路。这几年寄人篱下的日子,母舅难见,舅母假情假面,唯一疼爱她的外祖母毕竟不是母亲,与她相伴的踏入陌生环境的唯有母亲的叮嘱,音犹在耳,聊以慰藉。

林黛玉的内心,无家可归的漂酿、无母可依的孤单始终如影随形,她的敏感,她的多心,她的尖刺,都与幼年丧母息息相关。母爱缺失的人内心安全感的匮乏就像黑洞,吞噬所有幸福感,即便锦衣玉食,贾母宠爱,宝玉体贴,在父母早亡的创伤苦楚面前都无法抵消弥补。

而贾府是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,骨肉完聚的桥段天天上演。

贾宝玉被打,黛玉立于花阴之下,见贾母搭着凤姐儿的手,后头邢夫人、王夫人跟着周姨娘并丫鬟媳妇等人前呼后拥,探望者络绎不绝。黛玉想起有父母的人的好处来,早又泪珠满面。回到潇湘馆对着竹影参差、苔痕浓淡而黯然神伤,不仅想起《西厢记》不禁又暗暗叹道:“双文,双文,诚为命薄人矣。然你虽命薄,尚有孀母弱弟;今日林黛玉之命薄,一并连孀母弱弟俱无。古人云‘佳人命薄’,然我又非佳人,何命薄胜于双文哉!”

宝琴、岫烟、李纹李绮等齐聚贾府,亲朋相聚,欣喜非常。黛玉先是欢喜,次后想起众人皆有亲眷,独自己孤单,无个亲眷,不免又去垂泪。

可以说,每每她人骨肉完聚,林黛玉便受到刺激,心酸落泪。

可以说,丧母之痛,是黛玉多愁善感、小性爱哭、悲天悯人的伤感之源。

而闯入潇湘馆的薛姨妈,以慈母般的温暖迅速包裹了林黛玉的柔弱,潇湘馆内嘘寒问暖,药饵饮食样样精心。对林黛玉而言,恍若如梦。薛姨妈的慈母胸怀弥补了她的母爱缺憾,真情也好、假意也罢,足以疗愈潇湘馆内那颗空落落的赤子心。

03

除了弥补亲情缺憾,林黛玉还有个说不出口的原因。

第五十七回。

薛姨妈母女来潇湘馆看望黛玉,聊起月老红绳,聊至动情处薛宝钗倒在姨妈怀里,林黛玉见状便觉得刺目伤情。那薛姨妈摩娑黛玉笑道:

“好孩子别哭。你见我疼你姐姐你伤心了,你不知我心里更疼你呢。你姐姐虽没了父亲,到底有我,有亲哥哥,这就比你强了。我每每和你姐姐说,心里很疼你,只是外头不好带出来的。你这里人多口杂,说好话的人少,说歹话的人多,不说你无依无靠,为人作人配人疼,只说我们看老太太疼你了,我们也洑上水去了。”

黛玉笑道:“姨妈既这么说,我明日就认姨妈做娘,姨妈若是弃嫌不认,便是假意疼我了。”

薛姨妈道:“你不厌我,就认了才好。”

薛宝钗横插一脚,说了句“认不得的”,玩笑着要把林黛玉说给薛蟠为妻。薛宝钗这个非常冒犯的玩笑虽被薛姨妈当场否定,不管是不是暗藏祸心,足以让林黛玉暗惊暗怕,不得不防。

04

与薛家认亲以退为进,是最为巧妙的回绝。林黛玉这个认亲拒婚的灵感,来自贾母。

很多人认为贾母有意将薛宝琴说给贾宝玉为期,显然这是没有不懂贾母的真心和世俗大家的礼法。

贾母,始终是贾宝玉、林黛玉姻缘的坚决捍卫者。

当日,薛家的金玉之说舆论哗然,连元春都有貌似指婚的倾向,这让贾母、宝玉、黛玉都如临大敌,后来虽然巧妙化解但依然让人心有余悸。

当薛宝琴这个薛宝钗还要绝色的女子突然冒出来,贾母立马戒备起来,担心薛家另有所图。所以这次贾母是先下手为强。见到宝琴:喜欢的无可无不可,并且逼着王夫人认作干女儿。王夫人不缺女儿,贾母此举就是要把薛宝琴的身份变成贾宝玉的干妹妹,干亲兄妹,等于彻底断送了宝琴宝玉婚配的可能性。

贾母认干亲阻姻缘的妙招被林黛玉看在眼内,并且活学活用。她在薛家示好的情况下顺水推舟,努力营造与薛家情同一家的氛围,这样,薛蟠与林黛玉成为干亲兄妹,彻底杜绝了薛宝钗的那种危险提议。

认干娘,是林黛玉的一着妙棋,既甘之如饴享受母爱亲情的慰藉,又不动干戈的巧妙化解了一场潜在风险。

标签: 无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