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家河南农村百年老宅经历清末、民国、抗日、以及新中国的建立

陪母亲回娘家,去看娘家的百年老宅。舅舅打开锈迹斑驳的大门,自从姥姥姥爷二十多年前相继离世,舅舅在县城工作,他把家也搬到了县城,我和妈妈也有二十多年没有来过这里。

家里好久不种地了,种地的工具闲置在过道下面,但是它再也排不上用场。

这栋老房子,是蓝砖两层小楼,前几十年,村里没有好房子,在村子外面几里地都能看得到。但是现在没人打理,变得荒草遍地。据老辈人说,抗日战争时期河南沦陷,1938年这里还曾经驻扎过日本侵华军队,后来抗战胜利后,日军撤走,这所老宅子才从新回到姥爷手里。这所老宅子经历清末、民国、抗日、以及新中国的建立,经历了太多的历史记忆。

姥爷是解放前参加工作的,勤勤恳恳在学校工作一辈子。姥爷被评为先进工作者,当年还作为市里的代表赴北京参观毛主席纪念堂。当年滑县归属濮阳市管理,这是濮阳市教育局和滑县老干局给姥爷发的纪念品,被舅舅家当成传家宝传承下去,舅舅和妗妗也是为了乡村的教育奉献了一辈子,现在都已经退休,在家颐养天年,两个表妹继承了姥爷舅舅的衣钵,都是光荣的人民教师。

姥爷是一位终身从教的老师,为人和善,待人接物很是大方,好像是70年代吧,当时的物质生活很是贫乏,姥爷的乐施好善给他博得了张善人的称号。也给后代留下了耕读传家的祖训,以至于舅舅和表弟也是品德很好,在单位以及四邻里留下好名声。

住里面冬暖夏凉,唯一缺陷就是采光不好,室内有点暗,木质楼梯在室内,踩起来吱吱的响,这里就是我和表弟玩做迷藏的天堂。我想,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最柔软的记忆,就是小时候走姥姥家,玩一身土似的泥猴,姥姥就笑骂我。恍惚间,已经过去了几十年,想着姥姥的笑骂,恍如隔世时光匆匆啊

破旧的棉花纺车还在

在二楼有姥爷的古文书,还有姥爷工笔正楷娟秀的毛笔小楷族谱,还有出土的文物,(因为姥爺所在的村子南地,有一座硕大的庄子墓,当时人们响应国家号召,破四旧,造良田,挖出很多古董,人们也不懂,无人管,姥爷就拿到家里楼上放起来。俨然就是儿时我心目中的百宝堂,二楼的楼板是齐整的木板铺的,上边打闹,楼下咚咚响。再后来文物古董不见了,听说是国家相关部门把文物带走了,还感谢姥爷的无偿保管呢

房顶上的檩条大梁都完好无损

二楼房顶写有大清光绪六年年字样

妈妈和舅舅在贴好春联老屋前合影,妈妈比舅舅大14岁,从小把舅舅抱大,现在舅舅也已经六十多岁。

姥爷家的配房,舅舅和妗妗及表弟表妹居住。三十年前,姥姥姥爷健在的时候,每到春节,小楼高朋满座、宾客盈门,初三是姥爷的生日,舅舅在忙着做一桌子好菜,众位亲朋好友来给姥爷祝寿。恍惚间,如是昨日,可是已经过去了匆匆数年。姥姥和姥爷已经驾鹤西去,作古多年,唯有英容笑貌,仍在心里萦绕。那个时候,舅舅还风华正茂,意气风发。舅舅为人正直,一直是我心目中的一座高山,现在也已经退休几年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。

亲爱的老屋,不大的窗户,阳光撒进来,告诉我日落日出,会停电的小屋,冬天时常点起蜡烛,充满了儿时最美好的记忆!仿佛耳边还有我和表弟追逐打闹的笑声,还有姥姥的嘻骂。可是现在,我们都长大了,亲人们也相继老去。我们也走的愈走愈远。但是承载着几代人家族记忆,会永远记在我们心底。

标签: 无

评论已关闭